『一文錢.烏托邦』是一家非典型咖啡廳

是音樂人的集散地,也是追尋自由的共生空間|一文錢.烏托邦

『一文錢.烏托邦』是一家非典型咖啡廳

『一文錢.烏托邦』是一家非典型咖啡廳,與其說是咖啡廳,老闆更認為它是一個共生空間。目前以策劃活動展演為主,希望在這個地方大家可以互相交流,而咖啡、酒精、音樂、藝術都只是一個媒介,希望透過實際上的互動,讓大家感受到人與人之間的情感連結。

Pictures from:一文錢.烏托邦
Instagram:@a_penny_utopia
📍台北市松山區光復北路120巷18號

用一文錢上一堂課

中古世紀英國很多咖啡廳林立,當時沒有報章雜誌,所以如果有消息要發表必須要有個場地,那時候咖啡廳就有點像社交場域,很多政見和理論會透過這個場域來推廣。於是大家有個習慣,在一早用一塊錢去買杯咖啡,就很像去聽晨報的感覺,而當時這樣的地方也稱為Penny University,從那走出來就像在大學上了一堂課一般。如同這家店「一文錢.烏托邦」的命名由來,老闆在設計這個空間的初衷也是希望讓不同知識、領域的人,能夠聚集在這裡互相交流。

一文錢?一文大學?烏托邦?

網路上有幾個關於這家店的名字,有人說是「一文錢」,也有「一文大學」、「烏托邦」等命名,對此老闆反而喜歡沒有一個固定的名字。也提到疫情後的這裡變得更像讓大家共生、交流的空間,其實也是一樣的初衷,只是再把它做得極致一點。老闆說他不是一個很受控的人,也相信有很多人同樣不想受體制或框架限制,覺得自由是體現在生活上。

『一文錢.烏托邦』是一家非典型咖啡廳

音樂人的集散地

最一開始就有設計一個舞台,也因為這邊有很多音樂創作的freelancer,所以舉辦的活動就越來越偏音樂的方向。

每週三會有個 Open Mic 的活動,讓大家自由上台演奏彈唱,當時是一位高雄的伯伯希望在台北能有個環境玩音樂、研討音樂,所以每週三會從高雄坐高鐵來辦這個活動。

老闆希望週三這個活動的初衷就是創造一個環境,讓每個人可以無顧慮、自由的在這裡玩音樂,大家可以彼此邀請,也希望大家都可以參與,因為發現很多人喜歡私下聽音樂、做音樂,但總是擔心自己是不是沒有這個資格在台上演出,害怕上台會不會被取笑、被白眼,但老闆不希望這是一個鬥技場讓大家比較競爭,與其說是上台表演,更是用音樂這個語言交流的空間。

每月第一個禮拜五也會有個類似的活動,讓大家上台演出,但會有主持人進行整場活動,雖然看起來較正式,但老闆也不希望大家會覺得禮拜五來表演的人就比較厲害。每月第三個禮拜五則是有個「樹洞計畫」,藉著一首歌和一個故事,讓大家有些想法的交織和經驗上的衝擊。

無論哪個活動,都希望是創造一個共同興趣去結識人的媒介,覺得原本人與人之間萍水相逢,但如果在固定時間大家來到這裡,有緣大家認識變朋友,透過實際上的互動更能感受到人與人之間的情感連結。

『一文錢.烏托邦』是一家非典型咖啡廳

來這裡吃牛肉麵和喝酒?

雖然名義上是咖啡廳,但牛肉麵和水餃賣得比咖啡好,剛好大家傍晚下班來參加活動吃個晚餐很適合。除了餐點之外,酒類也賣得比咖啡好,因為老闆本身偏愛酒精飲品加上朋友牽線,才開始販售啤酒、調酒相關產品。

老闆笑說:「這就像本來想當歌手最後不小心變成演員。」

像地窖式酒吧的空間?

這間店的前身是辦公室,天花板是輕鋼架,當時沒什麼資金,加上自己本身是讀建築系,所以就和朋友一起討論裝潢、自己找工班、設計這家店。如果說風格的話,這是輕工業風,不喜歡太複雜,也不想太多裝飾,燈光也不算明亮。

有一個設計人曾說這裡很像地窖式酒吧,這裡也像英式酒館,狹長型空間可以讓你一眼望穿,牆壁上會擺放幾幅畫,底部會有個英國國旗圖案的門簾,門簾拉開的更底部則會有一幅壁畫,上面是一個太空人,太空人手上有一隻被撈起來的金魚,象徵一些不自由的人。

『一文錢.烏托邦』是一家非典型咖啡廳

舞台上則有一顆月亮,當時裝潢有特別留一條管線想要掛一顆月亮,覺得在月亮下很浪漫,但一開始沒有錢,大概是兩三年過後終於有資金,才終於把月亮掛上去。

『一文錢.烏托邦』是一家非典型咖啡廳
『一文錢.烏托邦』是一家非典型咖啡廳

創業七年曾把自己陷進黑洞

提到創業過程,老闆說一開始有點天真單純,到了第二年開始像是在創造一個地獄,遇到很多經營不善的問題,包括自身狀態、與員工之間的溝通、繳不完的帳單等,這些就像是自己一手擴大的黑洞。這過程中感謝自己的媽媽,因為她逼自己去面對想逃避的事情,所謂的面對是要去處理,從可以處理的地方開始,而開始面對後,會發現這些黑洞是可以被填補起來的,會發現積少能成多,原來面對之後所付出的行動是可以把自己拉出來的。

去掉咖啡廳的標籤變成一個展演空間

現在的「一文錢.烏托邦」比較像在策劃展演,未來也希望可以做更多有趣的結合,像曾經有六、七個刺青師聚在一起舉辦一個刺青市集,或之後也希望可以做接力刺青等等的相關活動。

如果要用咖啡廳的框架就會顧慮太多營運面的事,例如幾點要營業、營業額達到多少,自己反而會沒有太多心力去執行一些想法,所以營業時間開始變得比較不固定,有表演和活動才會對外開放,也想要把時間留在創作上,讓創作可以變成真正的作品。

『一文錢.烏托邦』是一家非典型咖啡廳

「要很清楚的知道自己想要什麼,想守護的是什麼,現在的一切和未來想要前往的方向還有什麼落差,疫情之後這裡更是在做一個去咖啡廳標籤的形象,比較是在用這個場地策劃展演,這是一開始的初衷,也覺得這件事情可以更讓自己協助到想對應的人身上。 」

by 小寶
談話食間,餐飲店家品牌訪談聲音媒體
beyondyourtaste
文章: 53

訂閱電子報

立刻訂閱我們的電子報,當有最新的文章時,我們會即刻通知你!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